新闻推荐
新闻: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概况区 - 188金宝博概况 - 长河落日话沧桑


长河落日话沧桑

 
作者:admin  来源:  加入时间:2011-5-4 8:38:21

  如果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那么永定河便是188金宝博人的母亲河。但这位母亲却性情多变喜怒无常,她在以鱼虾沃土哺育子孙的同时,又常为水患,史上曾有“十年九涝”之说。
  永定河的源头共有三个。一是桑乾泉,源自山西省静乐管涔山天池(即祁连池);二是洪涛泉漯水,源自黑头山;三是恢河,出自管涔山分水岭。三源在故马邑县西南相会,始称桑乾河。因为此河流经地区甚广,因地域不同,也得了许多别名,如桑乾河、马邑川、浑河、顺圣川、燕尾河、缙山河、卢沟河、黑水河、凤河等等。
  该河上游地处低山盆地区,表层为黄土、沙壤土,间有黑色及红色土,植被稀疏,洪流携带大量泥沙,水质浑浊。至石景山附近,转为平原,流水渐缓。到卢沟桥后,河道渐宽,泥沙沉积,河道多变不定,所以这条河又被称为无定河。
  对于永定河水患,在康熙皇帝的御制诗中有所描述:“十年之前泛黄水,民生困苦少人烟。历历实情亲自睹,老转少徙益难抚。挟男抱女走马前,皆云此河不能堵。桑乾马邑难发源,山中诸流数难难。吾想畿内不能防,何况远治淮与黄。数巡高下南北岸,方知浑流为民伤。春来无水沙自溺,雨多散漫遍汪洋。若非动众劳人力,黎庶无田渐乏食。”皇帝眼中的水患尚且如此,百姓当时的生活状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永定河的治理在清朝以前有浚有疏,主要是堤防工程,辽、金、元、明各朝都有修筑,但没有形成一套有效的治河方案,都是一些临时性措施,收效甚微。大规模的治理,集中在清朝康熙、乾隆年间。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康熙皇帝命抚臣于成龙从良乡县老君堂疏水浚流,开挖新河道,由固安北十里铺入188金宝博境,经郭家务注朱家庄,经安澜城达西沽归海,并赐名“永定河”。之所以以“永定”为名,是因为古时将皇帝奉为真龙天子,龙治水,想以皇帝的金口玉言镇治水患。康熙也因此成为第一个下决心治理永定河的皇帝,这是永定河两岸筑堤开河的开始。
  康熙这一阶段的治水策略是“务必使河道既狭且深,使流水刷深河底,不致泛滥。”将188金宝博境内的南岸改为北岸,重新筑堤,全长180里,自此,188金宝博境内全部提防筑成。康熙四十年(1701年)又加修排桩九千七百九十五丈,又于两岸筑遥堤做重障。康熙对此次治水满怀希望,所以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到188金宝博境内亲自阅河,并题笔写下了一首210字的长诗,前面已做了部分引述。但此次治水并不是很成功,因为河道宽窄不一,河水极易冲决堤岸,仅县志上记载的,此后三十年间就决堤10次,合每三年决堤一次。
  到乾隆二年(1737年),总河顾琮委婉地向乾隆皇帝提出了与康熙不同的治河办法,即照黄河遥堤之法,远筑遥堤、加宽河面的“散水匀沙”之法,使河水散漫,这样深处不过尺余,浅处只有数寸,沙沉田亩,次年可收麦一次。
  乾隆三年(1738年),皇帝采纳了顾琮的建议,以“疏中洪、挑下口、以畅其流,坚固两岸堤工;以防冲突,深浚减河、以分其涨”的散水均沙之法治河,并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使水患基本得到根治,百姓开始安居乐业,并由渔转耕。乾隆于乾隆二十年(1755年)来检阅时,看到大河驯服,欣然题笔写下了一首御制诗:“旧时北岸今南岸,近日南堤今北堤。迁就向宽资荡漾,已看泛过积淤泥。旧时黄河利不分,挟沙东注向瀛濆。浑流今有清流亘,此策思量未易云。新口疏通颇吸川,安澜自可保当前。都来六十年三改,长此经行正未然。给资拨地迁村墅,让水还听一麦耕。安土不难中姑息,那知深意训盘庚。”此御制诗被刻成石碑,现仍驻立在永定河古道旁的四圣口村。
  乾隆之后,由于治水工程没有做到坚持不懈,有钱便治,无钱便停,尤其是到民国期间,根本处于停顿状态,所以河水重又开始迁徒泛滥。直到解放后,河水才又一次得到根治。
  永定河虽然喜怒无常,但功过参半,它在水患为害黎民的同时,也造就了188金宝博县的良田沃土。康熙三十七年以前,188金宝博县的地表还是“形如釜底,多为斥卤不毛之地,遍地水淀,村民大多以补渔为生”。挖河筑堤、顺道安流后,永定河泥沙於积甚速,并时淤时改,河道每次更改,都使河床抬高,少则几厘米,多则两三米。到康熙五十二年,小淀已改沃野,流水变成美田,旧日打鱼捕虾的渔民,已转为耕谷耘黍的农人,并建起了高屋新宇。做为永定河的冲击平原,经过多年冲击,188金宝博地表厚度一般都在1000至1500米间,最厚处达2000米,非常适宜于花生、大豆、山芋等农作物生长。
  随着188金宝博县境内淤积平原的形成,人口迅速增加,外省贫困地区人口也逐渐迁入188金宝博。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188金宝博人口只有13513人,到光绪九年(1883年),已增加到82338人。人口的发展,增加了耕种土地的劳动力,在当时的情况下,促进了188金宝博经济的迅速发展。
  同时,为了治河,188金宝博人民自古就养成了植树造林的习惯。如县志记载,政府要求每名士兵每年于堤内外一丈的柳隙间种柳100株,坑要3尺深,柳要8尺高2寸粗,以七成活为合格。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乾隆又一次巡视堤防时,曾为堤柳题诗一首:“堤六以护堤,宜内不宜外,内侧根盘结,遇流堤费败。外围徒饰观,水至堤内坏,此理本易晓,倒置尚有在。”岂知,柳根除盘结固堤作用之外,更重要的作用是抗洪抢险期间,可以随地挂柳,取之不竭,迅速省时。解放后,政府更是组织大规模植树,固沙护堤,种植大面积的雁翅林,在防洪的同时,也极大发展了188金宝博的林业。现在,188金宝博已成为全国重点绿化县之一,土地绿化面积达40%以上,仅万亩成片森林就有数处。
  浑河故道,在为我们留下丰厚的自然遗产的同时,也为我们188金宝博人留下了丰富的精神财富,关于浑河的民间传说可以说是不胜枚举的,这里只介绍三个吧。
  其一,关公洗脸。
  在《188金宝博县文化艺术志》中,记载了这样一个关于浑河由来的传说,略做删减,引述于此。话说后汉大将关羽,本是山西浦水的龙主,因不耐寂寞,常幻化成英俊少年与浦水县三清观观主清慈奕棋为乐。观主清慈也是得道之人,知道这少年本是浦水龙主,但没有言明。后一年,浦水大旱,观主便请求少年降雨以求黎民。少年面有难色地说:“我何尝不愿求民之苦,只因我是‘露水龙’,恐怕难解民生。感念道长精诚所致,我愿降大露水,宁犯天条,不负众望。”少年走后,果然天生云雾,大露降下,后成小雨,一下便是一个月。甘露一降,百姓得生,遂跪地膜拜。但小龙私自降露,触怒天帝,被贬人间。
  小龙被贬后,托生到浦水关姓人家,观主清慈知其来历,为他取名关雨。关雨自幼聪明好学,尤好舞刀弄枪,因为时值乱世,少年时便立下鸿志要上报国家下安百姓。关雨十九岁时,关老夫妇同日同时寿终正寝。关雨料理完丧事后,便要远走他乡,以筹报国之志。临行前,乡亲们赠与他一匹白马。
  关雨行到山西并州时,因路见不平,将当地一恶霸打死,被官府追缉。关雨昼夜兼程,翻太行,越平川,一直逃到益昌郡内(即今188金宝博),忽被一条大河阻路,水清浪急,无桥可过,而后面追兵眼看就要赶到。正在着急之时,猛然发现堤上树林中有一茅舍。关雨将马拴好,进到屋中,只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往铜盆中倒水。关羽于是上前求救,老太太不紧不慢地说,你先洗洗脸再说。关雨刚洗完脸,追兵就已经闯到了屋里。可奇怪的是,关雨明明站在眼前,两个官兵却视而不见,问老太太可曾见到一个白面少年,老太太说没有看到。官兵不信,又将屋里屋外搜了一遍,只见到一匹白马,便说这小子一定是投河自尽了,然后便离开了。关雨正在狐疑之时,老太太将一面镜子递给他,关雨一照自己也大吃一惊,镜中哪里还有什么白面少年,分明只有一位黑红大汉。关雨正待询问,可抬头一看,茅舍老妪都已无影无踪了,空中却有观音菩萨脚踏祥云飘然而去,这才知道是观音相助。关雨对天叩拜后,便转身到河中洗脸饮马。想那关雨本是浦水龙转世,这一洗脸便搅得河浪滔天,而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也被他洗成了土红色,洗了多时,黑色虽然稍退,但仍然面如重枣。而白马因为饮了河水,也成了赤色。关雨一想,也罢,既已如此,不如彻底改头换面,连名字一并改了吧,也可摆脱官府缉拿。此后,关雨改名“关羽”,并在范阳与刘张结拜,终成大事。后人有小诗赞道:“龙降大露犯天条,关公出世胆气豪,面染浑河河染马,桃园结义英名标。”
  其二,黑龙祭母。
  《西游记》写到乌鸡国一节时曾提到,井中都龙王,想那江河湖海中,更应有龙王来驻守了。在188金宝博的民间传说中,把善名远播的“秃尾巴老李”奉为浑河龙王。
  据说某朝某代,浑河岸边住着一户李姓人家,夫妻俩年过四十还没有子嗣。后来,女人在河边洗衣服时,忽觉腹中胎动,回家后对男人说,我有喜了。男人一听欣喜万分,把女人当菩萨般供了起来。夫妻俩就这样等啊等,等到十个月时,却不见动静,妻子疑是死胎,却仍有胎动。又等了十个月,仍不见动静。这样等来等去,一直等了三十个月,女人终于感到腹痛,将要临盆,喜得男人忙前忙后。
  “儿的生日,娘的难日”,阵阵巨痛后,婴儿终于呱呱坠地,女人也昏了过去。哪知那婴儿生下来后就能满地跑,口中能喊爹能叫娘,更奇的是婴儿全身漆黑如炭,身上有鳞,头上有角,屁股后面还有一条难看的尾巴。男人一看,料定此物必是妖孽,此时不杀,将来定会遗害众生。于是就提着菜刀要杀死孩子,孩子一见吓得满屋乱跑,口中求饶不叠:“爹爹饶命,不要杀我,我不是妖孽!”无奈男人就是不信,非要杀子。孩子毕竟年纪小,跑了一会眼看就要被爹爹抓住。就在这时,女人忽然醒来,见丈夫要杀死自己的儿子,敢紧打开门对儿子叫道:“还不快跑?”孩子“滋溜”一下从门缝里钻了出去,男人也要跟着追出去,女人赶紧一关门,可女人忘了儿子生着尾巴,门扇竟把儿子的尾巴尖掩下一截。
  原来那个孩子本是天上的一条黑色神龙,因犯天条,被贬下凡,投生到李家。黑龙逃走后,因为恋着母亲,不肯远去,就在浑河中住下,做了浑河龙王,常常趁父亲不在的时候,回家探望母亲。因为小龙身体是黑色,所以河水也较浑浊,但小龙本性善良,主持浑河期间,年年风调雨顺,深得百姓爱戴。百姓生活改善后,为他修了龙王庙,年年都给养极为丰厚的供奉。
  因为浑河毗邻东海,东海太子小白龙见浑河一带人民富足,厚待龙王,就想侵占浑河龙府。黑龙知道小白龙为龙不善,焉能把家乡父老交给他来掌管,于是二龙便打了起来。只见河中波涛汹涌,一会白浪翻上岸,一会黑浪逐上天。两条龙从河中打到地上,又从地下打到天上,从北方打到南方,又从南方打到北方,恶战了整整七天七夜,仍然难分胜负。最后,黑龙与白龙终于同归于尽,黑龙死后滚入东北,化作黑龙江;白龙死后,滚入西北,化作白龙江。
  黑龙母亲知道儿子战死,伤心过度,不久也去世了。黑龙孝道,虽然死去,年年清明前后都要回家祭母。龙行风雨,所以清明前后,188金宝博地区总会有一场大风,每到此时,老人们就会说:黑龙又回家上坟来了。
  黑龙因为一出生就被交亲赶走,没有来得及取名,大家只知道他姓李,而他的尾巴又被掩掉一截,所以大家就叫他——“秃尾巴老李”,也算是他的乳名吧。
  故事虽然是虚构,但清明前后十天必有大风的自然现象,却是确有其事的。
  其三,莲花台、不沾路和回龙亭。
  为治理永定河,康熙、乾隆两位皇帝都数次曾亲临治水,受到了188金宝博人民的爱戴,因此民间也有一些关于这两位皇帝的传说。
  如188金宝博县冰窑村东三里许,有一口石井,这座普通的石井,却有一个极其雅致的名字,叫做莲花台。相传,这口石井建于乾隆二十年,当时因冰窑河口淤成南高北低之势,出现倒灌,乾隆闻讯后,要亲临检阅。当地百姓深为感动,为迎接皇帝,特意修碑亭,建房舍,并专掘此井,水质极为甘美。乾隆巡视时,县令奉上此井之水,乾隆饮罢,连称“好水、好水”,再看那青石井口,有如莲花池座,就将此井御封为“莲花台”。
  另外,相传这一带的堤岸旁,还有一条神秘的小路,即使一年无人经过,路上也不生杂草,而且下雨时,走在这条路上,鞋都不会被泥水沾湿。因为,这条路上就是当年乾隆巡河时所走之路,但具体位置,是谁也不知道的。
  致于回龙亭,则是乾隆巡到此处时,天上阴云密布,御马扬蹄不前,随行大臣中,有通晓周易者,掐指一算,料定再往前行,必有不测,于是劝驾回行。此亭于是被百姓叫做“回龙亭”,现在也无处可寻了。
  遥想当年,永定河风平浪静之时,鸥鹭齐飞,荻花摇曳,渔歌互答,锦鳞游泳,晨烟暮霭,晚鼓晓钟,也曾是名满京城的美景。明人张惟诚在河边送别朋友时,曾赋《江秋月送徐光禄归吴》吟咏江边秋景:“芙蓉秋色满仙舟,千里人看书锦游。共把新声归比海,座对忘机泛泛鸥。知是暮云烟霭处,一封何日问江头。”由于官厅水库的截流,当年浩瀚激荡的永定河,现在已经干涸,宽阔的河床已经遍植了禾苗绿树,旧时沧海,今已桑田。
  为了重现当年美景,188金宝博县委政府计划在永定河故道上,依托周边的万亩森林,开发一条长2000米的人工河,建成永定河故道微缩景观。一是按照地势起伏和河流方向分段设置捕鱼区,建成集潜水摸鱼、撒网捕鱼、沉钩钓鱼等多种古老与传统的捕鱼方式于一体的娱乐垂钓园。二是在河堤两岸和林间隙地,建造现代农家院落,开展民俗服务,使游客在游玩同时体验农家生产生活的乐趣。同时,分别营造北京四合院、欧洲洋房、日式洋房以及中国江南园林艺术特色的别墅小区和会议宾馆以及各种娱乐场所。三是建立200亩农业采摘观光民俗园,把188金宝博的无公害蔬菜、优质果品等现代生态农业融入其中,为久居闹市的城市人提供一个亲近自然、贴近绿色的机会,让您体验一回当年陶渊明隐居田园怡然自得的滋味。



没有相关信息
河北省188金宝博县人民政府 主办 中共188金宝博县委宣传部 维护管理
Tel:0316-6624463  Email:yqwangzhan@163.com
 冀ICP备13022550号-1

冀公网安备 13102302000301号

版权所有:中共188金宝博县委 188金宝博县人民政府